上星期五和大家一起種香草種子時發生一件小插曲。

在一陣手忙腳亂中,男孩A走向我 : 我想要ㄐㄧㄠ水。
我 : 抱歉,我沒帶膠水,給你口紅膠好不好,這個功能跟膠水是一樣的。
接著我將口紅膠的蓋子旋開遞給了他,他安靜的接過我手中的口紅膠後便回到坐位上,而我也就繼續埋頭做其他還沒做完的事情。等再次抬頭想關心他做得如何時,我看到那支方才遞給男孩A的口紅膠正筆直的倒插在他那盛滿土灑了種子的小盆栽的中央,而男孩A則一臉認真的盯著他的盆栽。

現在是什麼情況(O_o)?????????

當下一時會意不過來這個景象的我,瞬間石化了大概有兩秒左右,然後不知望著那個貌似後現代主義手法的倒插盆栽腦子經歷了多久的空白,當時唯一能聯想到並能與之媲美的就屬杜象的簽名馬桶了,其餘的只剩腦中一排沒有終點的問號。回過神後觀望四周發現只有我一個人在教室,心裡直想儒宗咧,儒宗去哪了Q__Q...........

後來我走到他身邊問:為什麼你要把口紅膠插在土裡????這樣種子都被膠黏住了。
男孩A回過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幽幽的說:是你說種子需要澆水的。

=口="

樹心學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