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一上課,感覺孩子們較為浮躁一些(也可能是我自己較為浮躁一些,影響了孩子們),老師說玩了三次終於過關(也可能是「老師」功力進步~),其中JY在三次遊戲過程中都不幸落敗,一個人臭臉把頭埋在膝蓋縮到角落,遊戲結束後大家都主動去安慰她,她突然「哇!」一聲來嚇大家,孩子們一起笑了。本來以為JY是個不太在意輸贏的孩子,這些日子以來,漸漸看到她的榮譽心(或好勝),挺有意思的。

  這時JY表示想要當老師,我徵詢大家的意見,有人同意有人不想(因為想趕快玩遊戲),老師說的時間也有爭議,我給大家一個提議:先決定要不要玩,再決定玩的時間。同學中主要的反對黨是CHY,一直說不要玩,但其他同學決定要給JY一次機會,CHY也不再堅持。接下來在遊戲時間上大家又出現分歧,後來主要是玩兩分鐘和玩四分鐘談不攏,JY 想玩四分鐘,CHY堅持兩分鐘,其他同學則意見搖擺,講著講著有些人就自己玩了起來。我走到牆邊坐下來看著事件的進行,直到YW發現,跟大家說「快一點啦!老師在等我們耶!」孩子們才開始收斂意見,最後大家都同意兩分鐘。我想有時孩子們的事情,大人可以不用立刻介入,孩子們靠他們的智慧,也是會找到平衡點的,這過程中我看到孩子們的決定第一次偏向JY,第二次偏向CHY,過程中也沒有人說出「因為剛剛大家接受你的意見,所以現在要接受他的。」之類比較硬的話,在一切都很自然而平順的情況下找到了很好的平衡點,也沒有人不開心。當我坐在旁邊的時候,也已經有同學能夠注意到,而不是全部人繼續自得其樂,看著這些,心裡露出了微笑。

  今天進行的遊戲是圖騰快手(或叢林快手),也是個考驗專注力的遊戲,類似撲克遊戲水果盤,只要兩人翻出的圖案相同,就要搶大家中間的圖騰(遊戲中稱為決鬥),贏的可以把牌都給輸的玩家。反應類的遊戲,目前看來是JY和BX較不拿手的,因此JY一開始不想玩,這時我再提醒全部人一次,遊戲的目的是什麼?是輸贏嗎?我就點到這邊,遊戲開始。

  遊戲開始前,照慣例我請一位孩子試著解說,又是上週的兩位同學舉手(CHY & LT),這次我請另一位同學解說。或許是上次的餘怒猶存,在解說時CHY火力全開一直問問題,令我有些驚訝的是LT有表現出一點無奈,但竟然完全沒有生氣,反倒是其他同學看不下去,請CHY不要鬧他,我想LT也知道這跟他上週的事情有關,所以也接受了「回饋」沒有太多不滿,處理情緒的功力有進步!

  遊戲過程中,我不斷提醒BX和JY要專心,而兩位也的確有明顯進步,從開始搶錯、狀況外,到了後來,僅差一瞬,甚至偶爾可以搶贏,其中一次還搶贏了大孩子,真的讓人很開心啊!其他孩子們表現也讓我覺得很棒,他們在比較慢的人搶贏時會給予熱烈的稱讚,雖然我稍微提醒一下也要注意到搶輸的人的心情,但是孩子們願意對其他人表達鼓勵,我覺得是很大的進步。UCH在一次和JY的決鬥中感覺上她已經知道了,但是可能因為想給JY鼓勵,故意慢了幾秒出手,讓JY搶贏,已經能跳脫遊戲的輸贏考慮到別人的感受而改變遊戲策略,我覺得這是一個層次的提升。我想JY可能有感覺到,從她的表情來看,或許她也希望自己變得強,能夠和大家公平決鬥吧。

  在一次CHY和LT的決鬥中,CHY贏了,很得意的朝LT嗆聲一下,LT表示不舒服後馬上調整態度並道歉。

  整個遊戲的過程中大家氣氛都很融洽,到了下課時一開始說不想玩的JY說「我還想繼續玩。」

  最後我們用摸鼻子做為結束的遊戲,每次玩摸鼻子,看到大家都安靜摸著鼻子,只有一個人正在努力的找牌配對,專注的表情,真的很有意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樹心學堂 的頭像
樹心學堂

樹心學堂.樹心集 Treellege

樹心學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