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
在幫學生備餐時,
會勾著碗邊,從碗籃裡高高拋起,
劃出一道經過頭頂的拋物線,
落在另一隻手上。

有時候,
孩子放學回來,
會哇啦哇啦的過來說他們今天發生甚麼事,
或猜猜午餐的菜色,
又哇啦哇啦的回座位準備靜心。

有時候,
孩子們在午休前,
會把桌子椅子外套毛巾毛毯,
拼湊成專屬的城堡帳篷秘密基地,
仔細的微調,
然後才心滿意足的鑽進去午休。

有時候,
午休時間結束,
我會拿出吉他,使勁彈奏,
由於在下剛入門不久,
音色非常適合用來叫人起床,
順便練習一下~
跟 米倫斯老師報告進度,
最近比較忙,
所以還在練順階和弦......

有時候,
還有孩子沒有起床,
我會拔下一根頭髮,
在他們臉上劃過來~劃過去~
我無法用文字描述當時的畫面,
但真的很好笑。

有時候,
我會走近某個正在寫功課的孩子身後,
做些表情動作,
其他同學望向他哈哈大笑,
他卻一臉茫然。

有時候,
當孩子問我"可不可以做這個?",
我常會反問"你為什麼現在想做這個?"

有時候,
當孩子彼此發生不愉快跑來找我們,
我們常會問"你有自己跟對方說過了嗎?"
"你希望我為你做些甚麼?"
很多時候,
孩子就回去自己處理好事情了。

有時候,
孩子們會突然跳到我背上,
接下來就會有一場搔癢與狂笑的大戰,
根據經驗,
說一次投降,表示緩兵之計,找到空隙立刻反擊,
說兩次投降,表示暫時脫離戰場,等待回氣再度攻擊,
說三次以上投降,表示我終於可以有時間繼續我剛剛的工作。

有時候,
我會嚴格要求學生禮貌,
曾經有個學生在課堂上說髒話,
我在全班面前給了他兩巴掌。
這當然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有時候,
我會突然嚴肅地看著某位孩子,不發一語,
剛開始孩子們會愣住,
直到我做個鬼臉才鬆一口氣,
現在,
當我嚴肅看著他們的時候,
有些孩子會注視我兩秒鐘......
「老師在假裝生氣,不要理他。」
然後繼續做自己的事。
有趣的是,
我問孩子能不能分得出我是假裝還是真的生氣,
他們都說分得出來~

有時候,
我想對全班說些話,
講幾個字發現太吵大家聽不到聲音,
我就若無其事地不講話看著大家,
不久後,就會有孩子主動跟大家說
「老師要講話了不要吵。」

有時候,
當孩子的行為影響到別人,
我會很嚴肅地問他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的目的是甚麼?"
"你這樣做,別人會有甚麼感覺?"
"這樣的結果是你要的嗎?"
有時沒問幾句,
孩子臉上就多了兩條淚痕。

有時候,
當孩子不開心,
我們得努力感覺他們的心情想法,
問他們「你是不是覺得如何如何?」
「是不是因為怎樣,所以你才會這樣?」
「你是不是在想甚麼甚麼?」
幾次下來,
我覺得孩子們的表達能力跟我們的人性邏輯都變強了。

有時候,
我們上課常會兩個老師搭檔,
在上課過程中,
常可以補充一些不一樣的觀點,
彼此默契十足,
也讓課程增色不少。

有時候,
Yujay Wu在上課時問了一個比較嚴肅的問題,
全班靜默時,
我會插一個無厘頭的答案,
一下破壞了整個氣氛。

有時候,
我們罵人也常兩個老師搭檔,
這樣一個罵累了可以換另一個,
當然不是這樣,
而是在過程中,
有時一個老師主觀下忽略了其他可能性,
這時另一個老師提醒,並詢問孩子,
可能孩子真的有其道理。
我想學堂老師有個優點就是願意和學生道歉。

有時候,
我會看著某個孩子,學他的表情動作,
當孩子注意到後,
反應不一,
有的開始玩起來,
有的害羞,
有的給我一個白眼「老師你很無聊。」
然後我無趣的走開......

有時候,
孩子在看書,
我問「我可以鬧你嗎?」
「不行。」
我不理會,在他身旁比手畫腳,
那孩子如同老僧入定,
完全沒有回應,
然後我無趣的走開......

有時候,
我假裝要搶孩子的點心,
他們會緊張又興奮的保護。
有時候也會有孩子無所謂的說
「反正你又不會吃。」
然後我無趣的走開......

有時候,
有老師有事情要請人代課,
會半夜打電話跟對方講到凌晨兩點多,
對方答應了。
後來對方睡不著起來發了一篇長長的文。

把這些小小的「有時候」拼湊起來,
就成了樹心學堂一部分的樣貌。

樹心學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