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堂陽光  (摘自網路圖片)

說真的,以後學堂來開個生命哲學營好了,給孩子與成人,老師全都是生命哲學家了,以下引述學堂老師間的一段討論:

儒宗說:「
我對生命的觀點與你有些不同,
大地、陽光對生命的無條件支持,
陽光不只照在善人,照在所有人。

當人們看待一台法拉利跑車的價值勝過 一棵樹的價值,
這樣的標準讓人混淆,
無限的價值被化約為有限,
再從那化約的前提下去創造價值,那不是很有趣嗎 ?

人類的常有的症狀是:
因為有些東西價值太高了,或無法衡量,
所以就不衡量了,
轉而去測量那可以測量的部分,
再從那可以測量的部分去讓可被觀察的價值上升,
然後沾沾自喜。我會說這是自欺欺人。」

雅涵卻說:「
我對生命的觀點與你有些不同,
大地、陽光對生命是有條件的支持;
大地對於不同的寸土有不同的成分;
陽光在不同的時辰會有不同的亮度;
月亮在不同的時間會有不同的圓缺;
花草在不同的環境會有不同的樣貌;
只是它的"單位",不是「人」:)

我認為
就因為萬物有所差別,世界才能如此繽紛。」

孟琳說:「
我對生命的觀點,與兩位相同,
大地和陽光對生命的支持既是有條件的又是無條件的。

大地明白自己的限制,祂終究只是一個星球,
所以,他只是做祂所能做的;
陽光明白自己的限制,祂終究只是一顆太陽,
所以,他只是做祂所能做的,

太陽給予金星的熱力多一些,給予火星的熱力少一些,
這並不能說是太陽偏心,
祂只是恰如其分的對待每顆行星,
畢竟,祂明白自己只是有無限中的有限,
於是,祂彰顯了無限。

所以,
祂平等地不平等,無條件地有條件。
以評價的眼光視之,你會說:這都是評價,這是差別心,
此時,不是因為別人評價了,而是你正在評價;
以自然的眼光視之,你會說:這都很自然,是全然一體的,
此時不是因為別人契合自然了,而是你就是自然。

兩種眼光,沒有高低,也有高有低。」

樹心學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